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因此“文艺电影”理所当然地

发布时间:2018-12-06

  CUBA和CBA虽然都是篮球联赛,但其实属于不同的协会,一个是大体协,一个是篮协。所以其实CUBA参照了NCAA的模式,但是教育部和体育总局之间的资源并没有衔接。所以在很多篮球业内人士看来,其实包括教练资源和训练资源,在大学篮球和职业篮球之间还是有差距的。而美国篮球是社区制,从小到大都是这种模式,再到大学的NCAA,社区制培养联赛,培养教练也培养篮球,所以相对而言他们从小到大他的联赛环境都很相似,然后再去NBA里“找工作”就相对轻松。当然,NBA每一年的新秀也有很多事无法适应NBA的对抗的,但是相对少一些。

  周琦有很大的进步,不管从力量、对抗还是投射上,都有进步,在NBA的环境里,周琦确实可以有快速成长,但是能不能进入常规轮换,需要看周琦的努力。相比于姚明,周琦的先天身体优势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所以他需要更多后天的努力。我曾在采访穆大叔的时候,谈到周琦,他说周琦应该了解姚明在训练室里有多么努力,他在受伤之后是如何去恢复,以及他对于比赛的欲望促使他如何认真对待在NBA的一切。当然我希望周琦能成为中国篮球下一个顶梁柱,那时候,他就是中国的周琦,不是下一个姚明。

  你好。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篮球迷,但我一直对姚明入主篮协之后的改革比较感兴趣,有传言说姚明就任主席以后提出了一份改革方案,例如全国实行南北赛区制,球员管理上实行自由流动。但一提出立刻遭到强烈反对,因为新方案对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触动太大了。姚明就任主席后处处碰壁举步维艰。事实情况是这样吗

  其实关于说姚明的想法被否或者遇到阻力,这里面有很多信息是不对等的,所以会有误读。姚明本人是有很多改革想法的,而且他和身边的篮协新班子成员也有一些明确的计划,只不过改革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今天姚明还在一个篮协的活动上说,改革不是几步就能完成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那么这个过程之中肯定会遇到阻力,这是不可避免的,不过现在从篮协到CBA公司,基本上大家的方向是一致的,所以应该是值得期待一下的。

  中国球员应该多走岀去打球,NbaNcaa之外,欧洲篮球也要去。海外联赛打球的人多了,国家队才能岀成绩。

  这个还是相当看好的,姚明的智商和情商在中国球员里还是非常高的。而且他的经历和影响力,也非常适合篮协主席的位置。至于未来能给CBA、中国男篮,甚至是中国篮球带来怎样的改变,还需要很长时间,可能是5年可能是10年。要知道,中国体育现在的固有体制制约着篮球的发展,篮协、球队和地方体育局的博弈限制人才流动,青少年篮球的培训也存在脱节的环节……所以姚明要做的事儿非常多,责任也非常重大。所以还要看未来姚明能被赋予哪些权利。

  或许很多人不爱听,但是首先我想说的是,目前的CBA是个挂着“职业”头衔的篮球联赛,职业程度和商业程度都不高。选秀,我们也进行了两届,但是选出来的球员真正能在职业赛场上得到重用的,凤毛麟角,就像第一届选秀的状元郎方君磊,在CBA打不上球之后,现在只能回到家乡的新华书店谋一份工作。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大学联赛和职业联赛脱节的问题。、

  其次就是所谓的球员交易,在CBA很少见到是因为我们体制的问题,其实在CBA的不少球队,还是需要靠体育局的青年队输送人才,而这些球员的人事关系自然是和地方体育局挂钩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没有地方体育局的同意,这些“体制内”的球员是不可以也不可能随便更换球队的,这就像郭艾伦,他的人事关系在辽宁体育局,所以他不能也不会有更多选择。球队、篮协和地方体育局这几股势力在CBA的博弈,一直都很难找到妥善解决的方法。这是CBA现在存在的人才问题。

  当然,姚明很快就有可能正式成为中国篮协的主席,作为CBA公司的副董事长,他的理念就是管办分离,尽快让CBA联赛商业化、职业化。当然,这是一段很漫长的路,或许有一天,我们也能像NBA那样商业程度非常高,那么球员自由转会、交易,选秀正规化,都会成为常态。

  围绕“文艺片”这个概念的定义,中日之间其实存在着不同的理解。从字面上讲,一般指改编自文学作品的影片统称“文艺电影”。这本来是一个很清晰,不难解释的名词。然而,事实上,我们国内对“文艺电影”的界定和理解,情况似乎显得复杂一些,倾向于抬高“文艺电影”,贬低商业片,从而形成了一种两者相对立的关系,给“文艺片”打上“非商业电影”的标记,强调其“低成本”、“高艺术”、“低票房”的特性。因此,造成一般“文艺电影”拥有比较严肃的主题的认识,认为“文艺片”是通过有特色风格的艺术表现手法,展现人类美好的情感,具着一定的教育意义。正因为如此,“文艺片”同时往往会出现受众少,曲高和寡的现象。这是我们国内的情况。

  然而,如果拿这个定义和观点去理解国外的“文艺片”,则会出现一些反差,比如热遍全球的电影《哈利·波特》不也是改编自小说吗?为什么情况却完全相反呢?国内对“文艺片”的定义和理解与海外之间存在着一些差异。这首先需要指出来。

  那么日本的情况如何呢?日本对“文艺电影(日文叫“文芸映画”)”的理解,其实就是字面的意思。然而,由于日本的电影业基本由几大电影公司所控制,而这些私立电影公司首先考虑的是“盈利”,因此“文艺电影”理所当然地,绝大多数都是“商业电影”;同一部电影,既是“文艺电影”,同时又是“商业电影”。当然,日本也有非“盈利”的“公益”电影,比如,2011年日本东北大地震后出现了不少表现灾区百姓灾后生活状况的影片,内容以关注他们/她们灾后重建、直面生死等问题为主。这些电影都不以“盈利”为目的。其中不乏个人自主拍摄的作品,部分电影还得到相关行政部门的补助。有些热播的电视剧,比如我以前在给“月半梢”的答复中提到过NHK的大河剧,也是这种情况。大河剧的制作一般都得到了地方政府的经费支持,其目的主要在于带动地方的观光业,以振兴地方的经济,所以也可以说它是一种“公益”性质的电视剧。

  二,其次再从日本电影史的角度谈谈吧。日本现代意义上的“文艺电影”(改编自小说等文学作品的电影),诞生于上世纪20年代,近百年来,出现过几次高潮。第一次高潮是30年代。当时的影坛可谓多姿多彩,热闹非常,一方面,剑豪片、推理片、科幻片等源自“通俗小说”的影片,都受到大众的欢迎;另一方面,一些格调高雅的艺术性“纯文学”作品,也被陆续搬上银幕,直接提升了电影界的整体艺术水准,制造了不少的话题。比如川端康成原著的同名影片《伊豆的舞女》(1933五所平之助导演)、夏目漱石原著的同名影片《哥儿》(1935山本嘉次郎导演)等,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例子。也都是好评如潮的成功例子。当然这与当时日本文学界出现的“纯文学”的思潮、“雅俗共赏”的理论也不无关系。

  第二次高潮出现在50年代,持续了大约十年。据统计,期间制作了两千多部“文艺电影”。这一时期正值日本电影的“黄金时代”,“文艺电影”也相应地呈现出“盛世”的景象。从黑泽明的《罗生门》(1950原著芥川龙之介)、沟口健二的《雪夫人绘图》(1950原著舟桥圣一)、丰田四郎的《夫妇善哉》(1955原著织田作之助),成瀬已喜男的《浮云》(1955原著林芙美子),到小津安二郎的首部彩色影片《彼岸花》(1958原著里见弴),等,都是这一时期的代表性作品。知名小说作品与优秀电影作品,互助互惠,交相辉映。这个时期,其实也是“中间小说”大流行的时期。所谓“中间小说”,指介于“纯小说”与“大众文学”之间的一种小说,通常连载于杂志。这类作品往往使用“纯文学”的写作技巧,以表达通俗小说的题材,兼具艺术性和通俗性,非常适合于改编成电影。它们为电影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制作素材。

  第三次高潮出现在70年代中期,一直持续到90年代末。这一时期几乎可以称作“角川电影”时代。所谓“角川电影”,指由角川书店、角川春树事务所和角川电影株式会社共同制作和打造的一系列的电影(包括综合影像事业)。“角川电影”打出的电视广告:“是读(原著)后再看(电影)?还是看了(电影)后再读(原著)?”,几乎家喻户晓。三十年来,“角川电影”在影坛独占鳌头,叱咤风云。它旗下拥有包括实力派导演市川崑、佐藤纯弥、深作欣二,以及新生代导演大林宣彦、相米慎二等一大批优秀导演;著名演员则有自己公司培养的明星药师丸博子、原田知世等。作品包括电影《犬神家族》(1976原著横沟正史)、《人证》(1977原著森村诚一)、《侦探物语》(1983原著赤川次郎)、《W的悲剧》(1984原著夏树静子)等(后面3部电影曾在中国上映过)在内,大量“文艺电影”问世,其中有不少作品直接入围当年《电影旬报》评选的最佳十部电影之列;有的已经成为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与此同时,由“角川电影”开创的多媒体(纸媒体/音乐/电视/电影)综合立体打造电影产业的做法,非常成功,赢得了不菲的商业利润,在业界被称为“角川商法”,引来后人竞相效仿。至这一阶段,日本“文艺电影”可以说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了。(关于“角川电影”的商业成功,我在以前回答“2831081100”有关“青春片”的提问时,进行过比较具体的分析,您可以参考看看。)

  “文艺电影”在经历了上述三次高潮期后,并没有沉寂,而是随着新媒体的出现,展现它的不断适时而变的魅力。比如在今年刚过去的11月上映的电影《古书堂事件手帖》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电影原著是作家三上延于2011年开始创作的长篇侦探小说,2012年因在网上走红,被提名为“本屋大赏”的候选作品,同年被改编成连载漫画;2013年又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今年则被搬上大银幕,在全国公映。从“小说”到“漫画”、“电视剧”,再到“电影”,“文艺电影”的路好像越走越多样化。

  以上是日本文艺电影的发展情况,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日本“文艺电影”能够长盛不衰,离不开背后大量优质(适合改编)的文学作品的诞生;“文学”与“电影”的命运,息息相关。一部电影史,其实同时也是一部近现代文学史。

  最后,需要补充说明一下:在日本,“文艺电影”虽然存在,但是作为电影的一种类型的称呼,已经处于半“休眠”状态了。因为,现在,无论是在一般的影片宣传里,还是观众的话语中,很少看到“文艺电影”这个词的使用。比如,上面提到的《古书堂事件手帖》,就被直接称为侦探电影。“文艺电影”只是在电影研究和一些涉及电影史的情况下,才能看到使用。

  zanarray.length;zani++){ var obj = zanarray.eq(zani); var id = obj.data(id); var times = obj.data(praisetimes); var zannum = zancontroller.check(id); if(zannum){ if(times

  zannum){ obj.find(p).html(zannum); } obj.find(span).addclass(zan).attr(onclick,javascript:;); } } }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0025-9987
    技术支持:幸运飞艇     ICP备案编号:ICP备998765479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