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

发布时间:2018-07-20

  5月14日晚的齐鲁德比,吸引了山东省17市球迷的广泛关注,鲁能泰山东营球迷会会长尚凡涛和潍坊球迷会张会长各组织三十多名球迷赶赴鲁能大球场,3:0的结果让他们欣喜不已。始料未及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却遭受了青岛足球流氓野蛮的殴打,其中一个球迷的鼻梁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比赛结束后,为了避免与青岛球迷发生冲突,尚凡涛赶紧催促会员们退场,清点完人数后,大巴疾驰而去。赢球后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寂寥,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越来越浓重,车窗内却充盈着欢声笑语,东营球迷还在兴奋地谈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睡意全无。大巴车一路向东驶出济南地界后,尚凡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23点30分,大巴即将临近邹平服务区,此时有球迷向尚凡涛提出了到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的建议,“我当时犹豫了一会,心里在嘀咕:青岛球迷会不会跟上来?后来一想,我们退场比较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3分钟后,一辆挂着鲁B车牌的大巴车飞速而来,我预感要出事,赶紧让大家回到车上,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作为球迷会会长,尚凡涛的警惕性更高一些,他的担心却不幸变成了现实,“大约30多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句话都不多说,看到身穿鲁能队服的人就打,刚开始两三个打一个,后来十几个围殴一个,我大声叫喊着让兄弟们赶紧上车。”被打的几个鲁能球迷回到车上后,尚凡涛立刻关紧车门,又清点了一次人数后,他的额头上噌的一下布满了汗珠,“坏了,还有人没回来。”

  从车里往外望去,尚凡涛发现他的几个兄弟被堵在了超市中,“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于是我打开车门走上前去和这帮人交涉。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说是东营的鲁能球迷;他们又说东营又没有足球队,你们瞎掺和什么,凭什么给鲁能加油,我说我们都是山东人。看到我的态度这么明确,这帮人又想动手。我们赶紧往大巴车的方向跑,幸好服务区里有个汽修厂,来接应的兄弟拿了几根铁棍子,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

  网上有消息称,之所以东营球迷被围殴,起因是赛前他们在鲁能大球场与青岛球迷产生了争执,自感吃亏的青岛球迷打算寻仇,尚凡涛否认了这个说法,“我们租的是一辆淄博牌照的大巴,他们下车后直奔我们而来,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并非只是针对东营球迷。”

  “死里逃生”、重新上路后,尚凡涛拨通了鲁能泰山潍坊球迷会张会长的电话,电话那边张会长的语气比他还要沉重,“我们在淄博服务区也遭到了袭击,一个球迷伤势严重!”

  在淄博服务区的潍坊球迷遭受了与东营球迷一样的重击,“大约23点40分左右,两辆大巴来到了服务区,百十号人下车后没说半句话直接冲向了我们,一边动手一边说‘打的就是鲁能球迷’。”张会长向记者介绍了这惊魂一幕,“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还戴着头盔,下手非常狠,还有人从垃圾箱里捡起了酒瓶子,对我们猛烈地砸击,一个小兄弟伤势严重,全身都是伤痕,双眼都被打肿了,鼻梁也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在张会长眼中,青岛足球流氓的这次施暴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次租了三辆大巴去济南看球,其中一辆在邹平服务区围攻了东营球迷,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目的很明显,就是挨个服务区搜索我们鲁能球迷。”

  鲁能泰山球迷会会长蒋培国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赶到了淄博服务区,一片狼藉的现场让他非常震惊,“地上血迹斑斑,还有很多玻璃渣子,大家都是齐鲁球迷,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他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重伤的球迷先是被送到了淄博一家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昨天下午又转院回到了潍坊,“他的鼻梁粉碎性骨折,需要做鼻梁矫正手术。”蒋培国介绍,“我买了一些住院的生活用品,鲁能泰山临沂球迷会会长垫付了两千多元的住院费,这个时候所有鲁能球迷都是一家人。这个小伙子特别坚强,他的球衣被撕碎了,我从车里拿出两件鲁能队服,他说我现在只想穿上鲁能的橙色战袍!”

  为了不偏颇地报道此事,记者昨天想通过青岛同行致电岛城各球迷协会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各球迷协会负责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电话长时间占线或者关机。青岛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打听某位球迷电话时,该球迷十分警惕和紧张,不断向中间人询问记者采访的目的,并拒绝了采访。

  5月14日晚的齐鲁德比,吸引了山东省17市球迷的广泛关注,鲁能泰山东营球迷会会长尚凡涛和潍坊球迷会张会长各组织三十多名球迷赶赴鲁能大球场,3:0的结果让他们欣喜不已。始料未及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却遭受了青岛足球流氓野蛮的殴打,其中一个球迷的鼻梁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比赛结束后,为了避免与青岛球迷发生冲突,尚凡涛赶紧催促会员们退场,清点完人数后,大巴疾驰而去。赢球后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寂寥,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越来越浓重,车窗内却充盈着欢声笑语,东营球迷还在兴奋地谈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睡意全无。大巴车一路向东驶出济南地界后,尚凡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23点30分,大巴即将临近邹平服务区,此时有球迷向尚凡涛提出了到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的建议,“我当时犹豫了一会,心里在嘀咕:青岛球迷会不会跟上来?后来一想,我们退场比较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3分钟后,一辆挂着鲁B车牌的大巴车飞速而来,我预感要出事,赶紧让大家回到车上,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作为球迷会会长,尚凡涛的警惕性更高一些,他的担心却不幸变成了现实,“大约30多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句话都不多说,看到身穿鲁能队服的人就打,刚开始两三个打一个,后来十几个围殴一个,我大声叫喊着让兄弟们赶紧上车。”被打的几个鲁能球迷回到车上后,尚凡涛立刻关紧车门,又清点了一次人数后,他的额头上噌的一下布满了汗珠,“坏了,还有人没回来。”

  从车里往外望去,尚凡涛发现他的几个兄弟被堵在了超市中,“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于是我打开车门走上前去和这帮人交涉。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说是东营的鲁能球迷;他们又说东营又没有足球队,你们瞎掺和什么,凭什么给鲁能加油,我说我们都是山东人。看到我的态度这么明确,这帮人又想动手。我们赶紧往大巴车的方向跑,幸好服务区里有个汽修厂,来接应的兄弟拿了几根铁棍子,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

  网上有消息称,之所以东营球迷被围殴,起因是赛前他们在鲁能大球场与青岛球迷产生了争执,自感吃亏的青岛球迷打算寻仇,尚凡涛否认了这个说法,“我们租的是一辆淄博牌照的大巴,他们下车后直奔我们而来,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并非只是针对东营球迷。”

  “死里逃生”、重新上路后,尚凡涛拨通了鲁能泰山潍坊球迷会张会长的电话,电话那边张会长的语气比他还要沉重,“我们在淄博服务区也遭到了袭击,一个球迷伤势严重!”

  在淄博服务区的潍坊球迷遭受了与东营球迷一样的重击,“大约23点40分左右,两辆大巴来到了服务区,百十号人下车后没说半句话直接冲向了我们,一边动手一边说‘打的就是鲁能球迷’。”张会长向记者介绍了这惊魂一幕,“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还戴着头盔,下手非常狠,还有人从垃圾箱里捡起了酒瓶子,对我们猛烈地砸击,一个小兄弟伤势严重,全身都是伤痕,双眼都被打肿了,鼻梁也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在张会长眼中,青岛足球流氓的这次施暴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次租了三辆大巴去济南看球,其中一辆在邹平服务区围攻了东营球迷,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目的很明显,就是挨个服务区搜索我们鲁能球迷。”

  鲁能泰山球迷会会长蒋培国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赶到了淄博服务区,一片狼藉的现场让他非常震惊,“地上血迹斑斑,还有很多玻璃渣子,大家都是齐鲁球迷,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他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重伤的球迷先是被送到了淄博一家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昨天下午又转院回到了潍坊,“他的鼻梁粉碎性骨折,需要做鼻梁矫正手术。”蒋培国介绍,“我买了一些住院的生活用品,鲁能泰山临沂球迷会会长垫付了两千多元的住院费,这个时候所有鲁能球迷都是一家人。这个小伙子特别坚强,他的球衣被撕碎了,我从车里拿出两件鲁能队服,他说我现在只想穿上鲁能的橙色战袍!”

  为了不偏颇地报道此事,记者昨天想通过青岛同行致电岛城各球迷协会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各球迷协会负责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电话长时间占线或者关机。青岛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打听某位球迷电话时,该球迷十分警惕和紧张,不断向中间人询问记者采访的目的,并拒绝了采访。

  5月14日晚的齐鲁德比,吸引了山东省17市球迷的广泛关注,鲁能泰山东营球迷会会长尚凡涛和潍坊球迷会张会长各组织三十多名球迷赶赴鲁能大球场,3:0的结果让他们欣喜不已。始料未及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却遭受了青岛足球流氓野蛮的殴打,其中一个球迷的鼻梁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比赛结束后,为了避免与青岛球迷发生冲突,尚凡涛赶紧催促会员们退场,清点完人数后,大巴疾驰而去。赢球后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寂寥,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越来越浓重,车窗内却充盈着欢声笑语,东营球迷还在兴奋地谈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睡意全无。大巴车一路向东驶出济南地界后,尚凡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23点30分,大巴即将临近邹平服务区,此时有球迷向尚凡涛提出了到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的建议,“我当时犹豫了一会,心里在嘀咕:青岛球迷会不会跟上来?后来一想,我们退场比较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3分钟后,一辆挂着鲁B车牌的大巴车飞速而来,我预感要出事,赶紧让大家回到车上,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作为球迷会会长,尚凡涛的警惕性更高一些,他的担心却不幸变成了现实,“大约30多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句话都不多说,看到身穿鲁能队服的人就打,刚开始两三个打一个,后来十几个围殴一个,我大声叫喊着让兄弟们赶紧上车。”被打的几个鲁能球迷回到车上后,尚凡涛立刻关紧车门,又清点了一次人数后,他的额头上噌的一下布满了汗珠,“坏了,还有人没回来。”

  从车里往外望去,尚凡涛发现他的几个兄弟被堵在了超市中,“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于是我打开车门走上前去和这帮人交涉。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说是东营的鲁能球迷;他们又说东营又没有足球队,你们瞎掺和什么,凭什么给鲁能加油,我说我们都是山东人。看到我的态度这么明确,这帮人又想动手。我们赶紧往大巴车的方向跑,幸好服务区里有个汽修厂,来接应的兄弟拿了几根铁棍子,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

  网上有消息称,之所以东营球迷被围殴,起因是赛前他们在鲁能大球场与青岛球迷产生了争执,自感吃亏的青岛球迷打算寻仇,尚凡涛否认了这个说法,“我们租的是一辆淄博牌照的大巴,他们下车后直奔我们而来,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并非只是针对东营球迷。”

  “死里逃生”、重新上路后,尚凡涛拨通了鲁能泰山潍坊球迷会张会长的电话,电话那边张会长的语气比他还要沉重,“我们在淄博服务区也遭到了袭击,一个球迷伤势严重!”

  在淄博服务区的潍坊球迷遭受了与东营球迷一样的重击,“大约23点40分左右,两辆大巴来到了服务区,百十号人下车后没说半句话直接冲向了我们,一边动手一边说‘打的就是鲁能球迷’。”张会长向记者介绍了这惊魂一幕,“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还戴着头盔,下手非常狠,还有人从垃圾箱里捡起了酒瓶子,对我们猛烈地砸击,一个小兄弟伤势严重,全身都是伤痕,双眼都被打肿了,鼻梁也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在张会长眼中,青岛足球流氓的这次施暴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次租了三辆大巴去济南看球,其中一辆在邹平服务区围攻了东营球迷,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目的很明显,就是挨个服务区搜索我们鲁能球迷。”

  鲁能泰山球迷会会长蒋培国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赶到了淄博服务区,一片狼藉的现场让他非常震惊,“地上血迹斑斑,还有很多玻璃渣子,大家都是齐鲁球迷,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他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重伤的球迷先是被送到了淄博一家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昨天下午又转院回到了潍坊,“他的鼻梁粉碎性骨折,需要做鼻梁矫正手术。”蒋培国介绍,“我买了一些住院的生活用品,鲁能泰山临沂球迷会会长垫付了两千多元的住院费,这个时候所有鲁能球迷都是一家人。这个小伙子特别坚强,他的球衣被撕碎了,我从车里拿出两件鲁能队服,他说我现在只想穿上鲁能的橙色战袍!”

  为了不偏颇地报道此事,记者昨天想通过青岛同行致电岛城各球迷协会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各球迷协会负责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电话长时间占线或者关机。青岛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打听某位球迷电话时,该球迷十分警惕和紧张,不断向中间人询问记者采访的目的,并拒绝了采访。

  5月14日晚的齐鲁德比,吸引了山东省17市球迷的广泛关注,鲁能泰山东营球迷会会长尚凡涛和潍坊球迷会张会长各组织三十多名球迷赶赴鲁能大球场,3:0的结果让他们欣喜不已。始料未及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却遭受了青岛足球流氓野蛮的殴打,其中一个球迷的鼻梁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比赛结束后,为了避免与青岛球迷发生冲突,尚凡涛赶紧催促会员们退场,清点完人数后,大巴疾驰而去。赢球后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寂寥,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越来越浓重,车窗内却充盈着欢声笑语,东营球迷还在兴奋地谈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睡意全无。大巴车一路向东驶出济南地界后,尚凡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23点30分,大巴即将临近邹平服务区,此时有球迷向尚凡涛提出了到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的建议,“我当时犹豫了一会,心里在嘀咕:青岛球迷会不会跟上来?后来一想,我们退场比较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3分钟后,一辆挂着鲁B车牌的大巴车飞速而来,我预感要出事,赶紧让大家回到车上,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作为球迷会会长,尚凡涛的警惕性更高一些,他的担心却不幸变成了现实,“大约30多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句话都不多说,看到身穿鲁能队服的人就打,刚开始两三个打一个,后来十几个围殴一个,我大声叫喊着让兄弟们赶紧上车。”被打的几个鲁能球迷回到车上后,尚凡涛立刻关紧车门,又清点了一次人数后,他的额头上噌的一下布满了汗珠,“坏了,还有人没回来。”

  从车里往外望去,尚凡涛发现他的几个兄弟被堵在了超市中,“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于是我打开车门走上前去和这帮人交涉。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说是东营的鲁能球迷;他们又说东营又没有足球队,你们瞎掺和什么,凭什么给鲁能加油,我说我们都是山东人。看到我的态度这么明确,这帮人又想动手。我们赶紧往大巴车的方向跑,幸好服务区里有个汽修厂,来接应的兄弟拿了几根铁棍子,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

  网上有消息称,之所以东营球迷被围殴,起因是赛前他们在鲁能大球场与青岛球迷产生了争执,自感吃亏的青岛球迷打算寻仇,尚凡涛否认了这个说法,“我们租的是一辆淄博牌照的大巴,他们下车后直奔我们而来,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并非只是针对东营球迷。”

  “死里逃生”、重新上路后,尚凡涛拨通了鲁能泰山潍坊球迷会张会长的电话,电话那边张会长的语气比他还要沉重,“我们在淄博服务区也遭到了袭击,一个球迷伤势严重!”

  在淄博服务区的潍坊球迷遭受了与东营球迷一样的重击,“大约23点40分左右,两辆大巴来到了服务区,百十号人下车后没说半句话直接冲向了我们,一边动手一边说‘打的就是鲁能球迷’。”张会长向记者介绍了这惊魂一幕,“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还戴着头盔,下手非常狠,还有人从垃圾箱里捡起了酒瓶子,对我们猛烈地砸击,一个小兄弟伤势严重,全身都是伤痕,双眼都被打肿了,鼻梁也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在张会长眼中,青岛足球流氓的这次施暴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次租了三辆大巴去济南看球,其中一辆在邹平服务区围攻了东营球迷,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目的很明显,就是挨个服务区搜索我们鲁能球迷。”

  鲁能泰山球迷会会长蒋培国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赶到了淄博服务区,一片狼藉的现场让他非常震惊,“地上血迹斑斑,还有很多玻璃渣子,大家都是齐鲁球迷,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他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重伤的球迷先是被送到了淄博一家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昨天下午又转院回到了潍坊,“他的鼻梁粉碎性骨折,需要做鼻梁矫正手术。”蒋培国介绍,“我买了一些住院的生活用品,鲁能泰山临沂球迷会会长垫付了两千多元的住院费,这个时候所有鲁能球迷都是一家人。这个小伙子特别坚强,他的球衣被撕碎了,我从车里拿出两件鲁能队服,他说我现在只想穿上鲁能的橙色战袍!”

  为了不偏颇地报道此事,记者昨天想通过青岛同行致电岛城各球迷协会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各球迷协会负责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电话长时间占线或者关机。青岛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打听某位球迷电话时,该球迷十分警惕和紧张,不断向中间人询问记者采访的目的,并拒绝了采访。

  5月14日晚的齐鲁德比,吸引了山东省17市球迷的广泛关注,鲁能泰山东营球迷会会长尚凡涛和潍坊球迷会张会长各组织三十多名球迷赶赴鲁能大球场,3:0的结果让他们欣喜不已。始料未及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却遭受了青岛足球流氓野蛮的殴打,其中一个球迷的鼻梁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比赛结束后,为了避免与青岛球迷发生冲突,尚凡涛赶紧催促会员们退场,清点完人数后,大巴疾驰而去。赢球后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寂寥,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越来越浓重,车窗内却充盈着欢声笑语,东营球迷还在兴奋地谈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睡意全无。大巴车一路向东驶出济南地界后,尚凡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23点30分,大巴即将临近邹平服务区,此时有球迷向尚凡涛提出了到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的建议,“我当时犹豫了一会,心里在嘀咕:青岛球迷会不会跟上来?后来一想,我们退场比较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3分钟后,一辆挂着鲁B车牌的大巴车飞速而来,我预感要出事,赶紧让大家回到车上,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作为球迷会会长,尚凡涛的警惕性更高一些,他的担心却不幸变成了现实,“大约30多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句话都不多说,看到身穿鲁能队服的人就打,刚开始两三个打一个,后来十几个围殴一个,我大声叫喊着让兄弟们赶紧上车。”被打的几个鲁能球迷回到车上后,尚凡涛立刻关紧车门,又清点了一次人数后,他的额头上噌的一下布满了汗珠,“坏了,还有人没回来。”

  从车里往外望去,尚凡涛发现他的几个兄弟被堵在了超市中,“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于是我打开车门走上前去和这帮人交涉。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说是东营的鲁能球迷;他们又说东营又没有足球队,你们瞎掺和什么,凭什么给鲁能加油,我说我们都是山东人。看到我的态度这么明确,这帮人又想动手。我们赶紧往大巴车的方向跑,幸好服务区里有个汽修厂,来接应的兄弟拿了几根铁棍子,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

  网上有消息称,之所以东营球迷被围殴,起因是赛前他们在鲁能大球场与青岛球迷产生了争执,自感吃亏的青岛球迷打算寻仇,尚凡涛否认了这个说法,“我们租的是一辆淄博牌照的大巴,他们下车后直奔我们而来,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并非只是针对东营球迷。”

  “死里逃生”、重新上路后,尚凡涛拨通了鲁能泰山潍坊球迷会张会长的电话,电话那边张会长的语气比他还要沉重,“我们在淄博服务区也遭到了袭击,一个球迷伤势严重!”

  在淄博服务区的潍坊球迷遭受了与东营球迷一样的重击,“大约23点40分左右,两辆大巴来到了服务区,百十号人下车后没说半句话直接冲向了我们,一边动手一边说‘打的就是鲁能球迷’。”张会长向记者介绍了这惊魂一幕,“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还戴着头盔,下手非常狠,还有人从垃圾箱里捡起了酒瓶子,对我们猛烈地砸击,一个小兄弟伤势严重,全身都是伤痕,双眼都被打肿了,鼻梁也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在张会长眼中,青岛足球流氓的这次施暴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次租了三辆大巴去济南看球,其中一辆在邹平服务区围攻了东营球迷,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目的很明显,就是挨个服务区搜索我们鲁能球迷。”

  鲁能泰山球迷会会长蒋培国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赶到了淄博服务区,一片狼藉的现场让他非常震惊,“地上血迹斑斑,还有很多玻璃渣子,大家都是齐鲁球迷,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他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重伤的球迷先是被送到了淄博一家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昨天下午又转院回到了潍坊,“他的鼻梁粉碎性骨折,需要做鼻梁矫正手术。”蒋培国介绍,“我买了一些住院的生活用品,鲁能泰山临沂球迷会会长垫付了两千多元的住院费,这个时候所有鲁能球迷都是一家人。这个小伙子特别坚强,他的球衣被撕碎了,我从车里拿出两件鲁能队服,他说我现在只想穿上鲁能的橙色战袍!”

  为了不偏颇地报道此事,记者昨天想通过青岛同行致电岛城各球迷协会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各球迷协会负责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电话长时间占线或者关机。青岛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打听某位球迷电话时,该球迷十分警惕和紧张,不断向中间人询问记者采访的目的,并拒绝了采访。

  5月14日晚的齐鲁德比,吸引了山东省17市球迷的广泛关注,鲁能泰山东营球迷会会长尚凡涛和潍坊球迷会张会长各组织三十多名球迷赶赴鲁能大球场,3:0的结果让他们欣喜不已。始料未及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却遭受了青岛足球流氓野蛮的殴打,其中一个球迷的鼻梁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比赛结束后,为了避免与青岛球迷发生冲突,尚凡涛赶紧催促会员们退场,清点完人数后,大巴疾驰而去。赢球后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寂寥,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越来越浓重,车窗内却充盈着欢声笑语,东营球迷还在兴奋地谈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睡意全无。大巴车一路向东驶出济南地界后,尚凡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23点30分,大巴即将临近邹平服务区,此时有球迷向尚凡涛提出了到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的建议,“我当时犹豫了一会,心里在嘀咕:青岛球迷会不会跟上来?后来一想,我们退场比较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3分钟后,一辆挂着鲁B车牌的大巴车飞速而来,我预感要出事,赶紧让大家回到车上,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作为球迷会会长,尚凡涛的警惕性更高一些,他的担心却不幸变成了现实,“大约30多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句话都不多说,看到身穿鲁能队服的人就打,刚开始两三个打一个,后来十几个围殴一个,我大声叫喊着让兄弟们赶紧上车。”被打的几个鲁能球迷回到车上后,尚凡涛立刻关紧车门,又清点了一次人数后,他的额头上噌的一下布满了汗珠,“坏了,还有人没回来。”

  从车里往外望去,尚凡涛发现他的几个兄弟被堵在了超市中,“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于是我打开车门走上前去和这帮人交涉。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说是东营的鲁能球迷;他们又说东营又没有足球队,你们瞎掺和什么,凭什么给鲁能加油,我说我们都是山东人。看到我的态度这么明确,这帮人又想动手。我们赶紧往大巴车的方向跑,幸好服务区里有个汽修厂,来接应的兄弟拿了几根铁棍子,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

  网上有消息称,之所以东营球迷被围殴,起因是赛前他们在鲁能大球场与青岛球迷产生了争执,自感吃亏的青岛球迷打算寻仇,尚凡涛否认了这个说法,“我们租的是一辆淄博牌照的大巴,他们下车后直奔我们而来,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并非只是针对东营球迷。”

  “死里逃生”、重新上路后,尚凡涛拨通了鲁能泰山潍坊球迷会张会长的电话,电话那边张会长的语气比他还要沉重,“我们在淄博服务区也遭到了袭击,一个球迷伤势严重!”

  在淄博服务区的潍坊球迷遭受了与东营球迷一样的重击,“大约23点40分左右,两辆大巴来到了服务区,百十号人下车后没说半句话直接冲向了我们,一边动手一边说‘打的就是鲁能球迷’。”张会长向记者介绍了这惊魂一幕,“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还戴着头盔,下手非常狠,还有人从垃圾箱里捡起了酒瓶子,对我们猛烈地砸击,一个小兄弟伤势严重,全身都是伤痕,双眼都被打肿了,鼻梁也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在张会长眼中,青岛足球流氓的这次施暴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次租了三辆大巴去济南看球,其中一辆在邹平服务区围攻了东营球迷,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目的很明显,就是挨个服务区搜索我们鲁能球迷。”

  鲁能泰山球迷会会长蒋培国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赶到了淄博服务区,一片狼藉的现场让他非常震惊,“地上血迹斑斑,还有很多玻璃渣子,大家都是齐鲁球迷,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他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重伤的球迷先是被送到了淄博一家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昨天下午又转院回到了潍坊,“他的鼻梁粉碎性骨折,需要做鼻梁矫正手术。”蒋培国介绍,“我买了一些住院的生活用品,鲁能泰山临沂球迷会会长垫付了两千多元的住院费,这个时候所有鲁能球迷都是一家人。这个小伙子特别坚强,他的球衣被撕碎了,我从车里拿出两件鲁能队服,他说我现在只想穿上鲁能的橙色战袍!”

  为了不偏颇地报道此事,记者昨天想通过青岛同行致电岛城各球迷协会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各球迷协会负责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电话长时间占线或者关机。青岛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打听某位球迷电话时,该球迷十分警惕和紧张,不断向中间人询问记者采访的目的,并拒绝了采访。

  5月14日晚的齐鲁德比,吸引了山东省17市球迷的广泛关注,鲁能泰山东营球迷会会长尚凡涛和潍坊球迷会张会长各组织三十多名球迷赶赴鲁能大球场,3:0的结果让他们欣喜不已。始料未及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却遭受了青岛足球流氓野蛮的殴打,其中一个球迷的鼻梁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比赛结束后,为了避免与青岛球迷发生冲突,尚凡涛赶紧催促会员们退场,清点完人数后,大巴疾驰而去。赢球后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寂寥,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越来越浓重,车窗内却充盈着欢声笑语,东营球迷还在兴奋地谈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睡意全无。大巴车一路向东驶出济南地界后,尚凡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23点30分,大巴即将临近邹平服务区,此时有球迷向尚凡涛提出了到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的建议,“我当时犹豫了一会,心里在嘀咕:青岛球迷会不会跟上来?后来一想,我们退场比较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3分钟后,一辆挂着鲁B车牌的大巴车飞速而来,我预感要出事,赶紧让大家回到车上,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作为球迷会会长,尚凡涛的警惕性更高一些,他的担心却不幸变成了现实,“大约30多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句话都不多说,看到身穿鲁能队服的人就打,刚开始两三个打一个,后来十几个围殴一个,我大声叫喊着让兄弟们赶紧上车。”被打的几个鲁能球迷回到车上后,尚凡涛立刻关紧车门,又清点了一次人数后,他的额头上噌的一下布满了汗珠,“坏了,还有人没回来。”

  从车里往外望去,尚凡涛发现他的几个兄弟被堵在了超市中,“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于是我打开车门走上前去和这帮人交涉。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说是东营的鲁能球迷;他们又说东营又没有足球队,你们瞎掺和什么,凭什么给鲁能加油,我说我们都是山东人。看到我的态度这么明确,这帮人又想动手。我们赶紧往大巴车的方向跑,幸好服务区里有个汽修厂,来接应的兄弟拿了几根铁棍子,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

  网上有消息称,之所以东营球迷被围殴,起因是赛前他们在鲁能大球场与青岛球迷产生了争执,自感吃亏的青岛球迷打算寻仇,尚凡涛否认了这个说法,“我们租的是一辆淄博牌照的大巴,他们下车后直奔我们而来,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并非只是针对东营球迷。”

  “死里逃生”、重新上路后,尚凡涛拨通了鲁能泰山潍坊球迷会张会长的电话,电话那边张会长的语气比他还要沉重,“我们在淄博服务区也遭到了袭击,一个球迷伤势严重!”

  在淄博服务区的潍坊球迷遭受了与东营球迷一样的重击,“大约23点40分左右,两辆大巴来到了服务区,百十号人下车后没说半句话直接冲向了我们,一边动手一边说‘打的就是鲁能球迷’。”张会长向记者介绍了这惊魂一幕,“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还戴着头盔,下手非常狠,还有人从垃圾箱里捡起了酒瓶子,对我们猛烈地砸击,一个小兄弟伤势严重,全身都是伤痕,双眼都被打肿了,鼻梁也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在张会长眼中,青岛足球流氓的这次施暴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次租了三辆大巴去济南看球,其中一辆在邹平服务区围攻了东营球迷,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目的很明显,就是挨个服务区搜索我们鲁能球迷。”

  鲁能泰山球迷会会长蒋培国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赶到了淄博服务区,一片狼藉的现场让他非常震惊,“地上血迹斑斑,还有很多玻璃渣子,大家都是齐鲁球迷,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他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重伤的球迷先是被送到了淄博一家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昨天下午又转院回到了潍坊,“他的鼻梁粉碎性骨折,需要做鼻梁矫正手术。”蒋培国介绍,“我买了一些住院的生活用品,鲁能泰山临沂球迷会会长垫付了两千多元的住院费,这个时候所有鲁能球迷都是一家人。这个小伙子特别坚强,他的球衣被撕碎了,我从车里拿出两件鲁能队服,他说我现在只想穿上鲁能的橙色战袍!”

  为了不偏颇地报道此事,记者昨天想通过青岛同行致电岛城各球迷协会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各球迷协会负责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电话长时间占线或者关机。青岛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打听某位球迷电话时,该球迷十分警惕和紧张,不断向中间人询问记者采访的目的,并拒绝了采访。

  5月14日晚的齐鲁德比,吸引了山东省17市球迷的广泛关注,鲁能泰山东营球迷会会长尚凡涛和潍坊球迷会张会长各组织三十多名球迷赶赴鲁能大球场,3:0的结果让他们欣喜不已。始料未及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却遭受了青岛足球流氓野蛮的殴打,其中一个球迷的鼻梁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比赛结束后,为了避免与青岛球迷发生冲突,尚凡涛赶紧催促会员们退场,清点完人数后,大巴疾驰而去。赢球后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寂寥,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越来越浓重,车窗内却充盈着欢声笑语,东营球迷还在兴奋地谈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睡意全无。大巴车一路向东驶出济南地界后,尚凡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23点30分,大巴即将临近邹平服务区,此时有球迷向尚凡涛提出了到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的建议,“我当时犹豫了一会,心里在嘀咕:青岛球迷会不会跟上来?后来一想,我们退场比较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3分钟后,一辆挂着鲁B车牌的大巴车飞速而来,我预感要出事,赶紧让大家回到车上,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作为球迷会会长,尚凡涛的警惕性更高一些,他的担心却不幸变成了现实,“大约30多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句话都不多说,看到身穿鲁能队服的人就打,刚开始两三个打一个,后来十几个围殴一个,我大声叫喊着让兄弟们赶紧上车。”被打的几个鲁能球迷回到车上后,尚凡涛立刻关紧车门,又清点了一次人数后,他的额头上噌的一下布满了汗珠,“坏了,还有人没回来。”

  从车里往外望去,尚凡涛发现他的几个兄弟被堵在了超市中,“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于是我打开车门走上前去和这帮人交涉。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说是东营的鲁能球迷;他们又说东营又没有足球队,你们瞎掺和什么,凭什么给鲁能加油,我说我们都是山东人。看到我的态度这么明确,这帮人又想动手。我们赶紧往大巴车的方向跑,幸好服务区里有个汽修厂,来接应的兄弟拿了几根铁棍子,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

  网上有消息称,之所以东营球迷被围殴,起因是赛前他们在鲁能大球场与青岛球迷产生了争执,自感吃亏的青岛球迷打算寻仇,尚凡涛否认了这个说法,“我们租的是一辆淄博牌照的大巴,他们下车后直奔我们而来,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并非只是针对东营球迷。”

  “死里逃生”、重新上路后,尚凡涛拨通了鲁能泰山潍坊球迷会张会长的电话,电话那边张会长的语气比他还要沉重,“我们在淄博服务区也遭到了袭击,一个球迷伤势严重!”

  在淄博服务区的潍坊球迷遭受了与东营球迷一样的重击,“大约23点40分左右,两辆大巴来到了服务区,百十号人下车后没说半句话直接冲向了我们,一边动手一边说‘打的就是鲁能球迷’。”张会长向记者介绍了这惊魂一幕,“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还戴着头盔,下手非常狠,还有人从垃圾箱里捡起了酒瓶子,对我们猛烈地砸击,一个小兄弟伤势严重,全身都是伤痕,双眼都被打肿了,鼻梁也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在张会长眼中,青岛足球流氓的这次施暴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次租了三辆大巴去济南看球,其中一辆在邹平服务区围攻了东营球迷,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目的很明显,就是挨个服务区搜索我们鲁能球迷。”

  鲁能泰山球迷会会长蒋培国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赶到了淄博服务区,一片狼藉的现场让他非常震惊,“地上血迹斑斑,还有很多玻璃渣子,大家都是齐鲁球迷,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他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重伤的球迷先是被送到了淄博一家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昨天下午又转院回到了潍坊,“他的鼻梁粉碎性骨折,需要做鼻梁矫正手术。”蒋培国介绍,“我买了一些住院的生活用品,鲁能泰山临沂球迷会会长垫付了两千多元的住院费,这个时候所有鲁能球迷都是一家人。这个小伙子特别坚强,他的球衣被撕碎了,我从车里拿出两件鲁能队服,他说我现在只想穿上鲁能的橙色战袍!”

  为了不偏颇地报道此事,记者昨天想通过青岛同行致电岛城各球迷协会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各球迷协会负责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电话长时间占线或者关机。青岛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打听某位球迷电话时,该球迷十分警惕和紧张,不断向中间人询问记者采访的目的,并拒绝了采访。

  5月14日晚的齐鲁德比,吸引了山东省17市球迷的广泛关注,鲁能泰山东营球迷会会长尚凡涛和潍坊球迷会张会长各组织三十多名球迷赶赴鲁能大球场,3:0的结果让他们欣喜不已。始料未及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却遭受了青岛足球流氓野蛮的殴打,其中一个球迷的鼻梁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比赛结束后,为了避免与青岛球迷发生冲突,尚凡涛赶紧催促会员们退场,清点完人数后,大巴疾驰而去。赢球后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寂寥,车窗外的夜色虽然越来越浓重,车窗内却充盈着欢声笑语,东营球迷还在兴奋地谈论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睡意全无。大巴车一路向东驶出济南地界后,尚凡涛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

  23点30分,大巴即将临近邹平服务区,此时有球迷向尚凡涛提出了到服务区休息一会儿的建议,“我当时犹豫了一会,心里在嘀咕:青岛球迷会不会跟上来?后来一想,我们退场比较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3分钟后,一辆挂着鲁B车牌的大巴车飞速而来,我预感要出事,赶紧让大家回到车上,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作为球迷会会长,尚凡涛的警惕性更高一些,他的担心却不幸变成了现实,“大约30多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下车,一句话都不多说,看到身穿鲁能队服的人就打,刚开始两三个打一个,后来十几个围殴一个,我大声叫喊着让兄弟们赶紧上车。”被打的几个鲁能球迷回到车上后,尚凡涛立刻关紧车门,又清点了一次人数后,他的额头上噌的一下布满了汗珠,“坏了,还有人没回来。”

  从车里往外望去,尚凡涛发现他的几个兄弟被堵在了超市中,“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于是我打开车门走上前去和这帮人交涉。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说是东营的鲁能球迷;他们又说东营又没有足球队,你们瞎掺和什么,凭什么给鲁能加油,我说我们都是山东人。看到我的态度这么明确,这帮人又想动手。我们赶紧往大巴车的方向跑,幸好服务区里有个汽修厂,来接应的兄弟拿了几根铁棍子,这才让我们幸免于难。”

  网上有消息称,之所以东营球迷被围殴,起因是赛前他们在鲁能大球场与青岛球迷产生了争执,自感吃亏的青岛球迷打算寻仇,尚凡涛否认了这个说法,“我们租的是一辆淄博牌照的大巴,他们下车后直奔我们而来,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并非只是针对东营球迷。”

  “死里逃生”、重新上路后,尚凡涛拨通了鲁能泰山潍坊球迷会张会长的电话,电话那边张会长的语气比他还要沉重,“我们在淄博服务区也遭到了袭击,一个球迷伤势严重!”

  在淄博服务区的潍坊球迷遭受了与东营球迷一样的重击,“大约23点40分左右,两辆大巴来到了服务区,百十号人下车后没说半句话直接冲向了我们,一边动手一边说‘打的就是鲁能球迷’。”张会长向记者介绍了这惊魂一幕,“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还戴着头盔,下手非常狠,还有人从垃圾箱里捡起了酒瓶子,对我们猛烈地砸击,一个小兄弟伤势严重,全身都是伤痕,双眼都被打肿了,鼻梁也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在张会长眼中,青岛足球流氓的这次施暴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次租了三辆大巴去济南看球,其中一辆在邹平服务区围攻了东营球迷,另外两辆来到淄博服务区,目的很明显,就是挨个服务区搜索我们鲁能球迷。”

  鲁能泰山球迷会会长蒋培国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夜赶到了淄博服务区,一片狼藉的现场让他非常震惊,“地上血迹斑斑,还有很多玻璃渣子,大家都是齐鲁球迷,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他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重伤的球迷先是被送到了淄博一家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昨天下午又转院回到了潍坊,“他的鼻梁粉碎性骨折,需要做鼻梁矫正手术。”蒋培国介绍,“我买了一些住院的生活用品,鲁能泰山临沂球迷会会长垫付了两千多元的住院费,这个时候所有鲁能球迷都是一家人。这个小伙子特别坚强,他的球衣被撕碎了,我从车里拿出两件鲁能队服,他说我现在只想穿上鲁能的橙色战袍!”

  为了不偏颇地报道此事,记者昨天想通过青岛同行致电岛城各球迷协会的负责人,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各球迷协会负责人要么不接电话,要么电话长时间占线或者关机。青岛记者通过其他渠道打听某位球迷电话时,该球迷十分警惕和紧张,不断向中间人询问记者采访的目的,并拒绝了采访。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0025-9987
    技术支持:幸运飞艇     ICP备案编号:ICP备998765479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