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在幸运飞艇全运会上一路过关

发布时间:2018-07-15

  新浪体育讯2015年的足协杯32晋16比赛结束,北京国安和北控燕京队都晋级了16强,将在7月8日相遇。这还是足球职业化后,北京国安第一次要打一场正式成绩的德比赛(不算职业化前的北京红队和北京黄队),所以无论赛前的预测还是赛后的报道中,“北京德比”四个字都已经成为了这场比赛被按上的标签。

  对于足球的“德比”这两个字,在职业化后,在上海、大连、广州、南京都出现过,其实在甲B,过去几年北理工和北京宏登(北京八喜或者北京燕京控股)也有过多次交手。不过在北京国安足球的历史上,上一次被人们所提及的“北京德比”却是在1999年的春天,那是中国足球协会组织的——绿化江河的义赛,现在回顾起这场比赛来,让人实在是有点感慨。

  1998年,北京宽利队成功升级到了甲B,宽利队是由原来老北京队的球员董玉刚在收购北京首钢的球员后,着手组建的,后来一名搞粮油的老板贾利华进来投资,支撑起了球队的大旗。

  北京宽利从1997年开始参加乙级联赛,最早的带队教练是大名鼎鼎、后来率领北京国安在中超夺冠的洪元硕,不过1997年的中乙最后阶段,宽利冲甲失利。到了98年初,球队重新集中的时候,队里下狠心买了一些“超级”球员,包括92年徐根宝那支国奥队范志毅郝海东的队友沈嵘,乃至在中乙级和中甲中都很有名气的射手李海发(李海发还曾经一度被米卢招进过国家队考察)。

  98年冬训结束后,洪元硕接到任务去带有路姜、张帅的北京全运队去了,主教练突然变成了1985年曾经带领高洪波那批中国青年队在世青赛上进入过8强的张志诚(当年张志诚那支国青队里有宫磊、傅博、高洪波和高仲勋以及董玉刚),。

  就这样,强大的宽利队在中乙升级了,当即遭到了北京媒体的一致热捧,狂呼德比升级,对国安造成冲击。其实北京媒体这种对宽利的热捧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当时对北京国安的“不满”。

  当时北京国安和北京的媒体之间关系较为紧张,由于北京国安不投入、走了谁都行的政策,导致人员大量流失,高峰、曹限东等偶像球员的出走更是给球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成绩只能靠着三杆洋枪撑着。没想到1998年年底,一句换更好的洋枪,国安又把安德烈斯、卡西亚诺和冈波斯都换了。加上国安的领导层对于媒体比较粗暴,因此表扬一下宽利,给北京国安添添堵,让国安反思一下,就成为了媒体们私下普遍的共识。

  为了在北京足球市场上切下一块蛋糕,宽利在升级后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老北京队原来的中场核心、曾经去德国踢过球的李辉从张志诚手里接过了北京宽利的大旗,他的麾下集中了一批被北京国安边缘化、但是绝对有一定名号的球员。包括老国脚杨朝辉;现在在央视当解说、曾经带领贵州人和击败恒大夺取足协杯、那时候还在踢球的宫磊;以前从国安出走的闻春雨,还有就是北京国安不要的那支威克瑞队的王安治(后来转会重庆成为了国脚)、刘刚、沙力、刘正坤、孙永成等球员。不过对北京国安最大的一击是宽利花不菲的价格从青岛请回了曹限东,希望靠着这些老将的影响力来和国安争一争市场。

  北京国安那时候并不容易,沈祥福98年接手的时候,只有18棵青松,98年夏天,国安才通过市政府的协调,花费1200万人民币买进当时的北京二队——北京威克瑞,但是只留下了——徐云龙、邵佳一、杨璞和薛申等几个人,稍微丰富了一下自己的实力。

  在国安锻炼了大半年的这批小将,经过1999年的冬训后,开始真正打上了主力。所以那场德比其实是国安新洋枪+谢朝阳、周宁的老国安队队员+威克瑞优秀球员组成的北京国安VS老北京队+国安叛将+威克瑞被淘汰人员组成的北京宽利之战。

  对国安薪酬体系不满而离开北京的曹限东、没球踢离开北京国安的闻春雨等球员以及被国安淘汰的威克瑞小将都憋着火要给国安显示下自己的实力,希望在比赛中争口气。而宽利俱乐部也希望用这样一场比赛给自己做个广告,希望吸引更多的球迷。

  而在1998年年底放弃了给国安带来荣耀的三杆洋枪后,北京的球迷和媒体也都憋着火,希望看看新引进的四名外援是否能够当得起大任,否则就要开喷。

  1996年,北京国安就将自己的主场从南城的先农坛迁移到了东二环的工人体育场。北京队的根其实在先农坛,在球场北边的小白楼。

  原来在职业化之前,那里是先农坛体育运动学校的足球队,有一段时间还叫足球班,杨祖武和金志扬都当过足球班的班主任,现在北控的领队杨晨曾经是足球班的学生。

  1999年3月13日,北京国安重新回到了先农坛,对于宽利来说,大多数的北京球迷只是听说过他们,但是这一天,先农坛坐满了观众。忍了一个冬天的北京球迷像是想了一年没吃涮羊肉的老饕,何况除了北京国安这碟嫩肉,还能品尝一下新鲜的宽利,队里还有因为那时候中足协实行倒摘牌制度被稀里糊涂抢亲抢到青岛去了一年、很受同情的曹限东。

  比赛打得很是纠结,就像大多数青年队或者弱队挑战强队一样,北京国安遭到了北京宽利很凶猛的阻击,不过甲A的底蕴毕竟不是吹的。开场11分钟,现在经常在北京台担任解说的后卫3号谢朝阳就头球顶进了一球,北京国安1比0领先。

  7分钟后,宽利队的外援阿米尔因为犯傻侵犯门将,把自己罚了下去。在前一年甲A,阿米尔在山东队效力的时候曾经头球攻破过国安球门。这场比赛的主裁判是北京的金哨、现在还在争取宽大减刑的陆俊。那场比赛因为是义赛,而且又都是北京德比,就没有找第三地裁判,反正都是北京球队,手心手背,所以赛前安排陆俊吹两边谁也没提意见。

  11打10,多了一个人优势的北京国安却越打越别扭,在曹限东的穿针引线下,宽利还时不时地能测试一下国安的后防线,可是连甲B都没踢过的马三宝一个人冲锋实力不足。直到终场前,外援米哈利才为国安打进了第二个球。

  现在回想起来,那场比赛的双方还是很有趣的。国安的门将是姚健,阿米尔被罚下去,与其说是自己犯规,不如说是姚健更有经验。不过1999年对于姚健来说绝对是很刻骨铭心的,1个月后在甲A赛场,他就被吴承瑛踢断了腿,养了一年才能再次上场。后来在只有31岁年龄的时候,姚健就被国安扫地出门,而且还被戴了个说不清楚的“赌球”帽子。

  这场比赛国安后防线是谢朝阳和韩旭带着徐云龙以及杨璞打的,场上还有邵佳一以及商毅庄毅和南方。

  在1998年的时候,虽然威克瑞被国安买了,但是一开始只有现在的薛指导薛申能够打上主力,徐云龙和杨璞都是后来在1999年才逐渐成为国安大梁的。不过他们俩只在国安踢了一年主力,然后就入选了米卢的国家队,去了2000年的亚洲杯,又去了2002年世界杯,而先他们俩打上主力的薛申却没这机会。时运是自己把握的,也是命啊。

  现在薛申在国安已经是薛指导了,杨璞也是国安梯队的杨指导了,只有身体很好的徐云龙还在场上继续当传奇的徐老妖,如果他愿意,其实他还有机会去佩兰的国家队的。

  那场比赛,沈祥福一开始是考察的外援,邵佳一是作为中锋上场的,这和他后来在国安的位置——前卫不太一样。邵佳一后来越长越高,在德乙也被教练用作前场争高空球,现在也是国安的超级替补前锋。

  徐云龙和邵佳一是那场德比中国安队最抢眼的球员,特别是那时候还当边后卫的徐云龙,助攻的上下奔跑能力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赛结束后,新剃了个贴头皮寸头的徐云龙站在东看台下,那是记者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徐云龙、以及他向着夕阳眯着笑成一条缝的小眼睛。

  当时球场上是三代北京足球人——主教练沈祥福和杨朝辉是一拨儿的,他们俩还一起在日本的川崎富士通(川崎前锋队前身)效力过。然后是曹限东、宫磊、谢朝阳这一代,最后就是原来威克瑞队徐云龙、杨璞这一批。

  阔别一年回到北京的曹限东享受着球迷对他的欢呼,幸运飞艇平台在先农坛的赛后,满场都是在喊曹限东的声音,整齐而有序。曹限东站在东看台下的门洞里,和姚健以及韩旭叙旧,一些球迷钻到铁门下面,拍着铁门,希望得到曹限东的签名,曹限东蹲下身子满足了一些球迷的愿望后,铁门的门缝下就被塞进来了更多的签名用品,甚至出现了拥堵踩踏之势,直到曹限东被现场维护治安的警察三拉四拽地扯离了现场,一切才作罢。

  赛后问当时的宽利副总果东辉,这赛场来的球迷是线万多吧,主场观众应该不愁了。果东辉撇了下嘴说,这都是来看国安的,你当时来看宽利的呢。

  一周后,果然印证了果东辉的话,曹限东的宣传力度并没能吸引到足够的球迷热情,每场比赛先农坛到头也就坐个三四千人,北京的球迷大头还在国安那里。

  第二年(2000年)赛季前,国安和宽利又打了一场义赛,宽利原来在首钢时的班底赵鑫一人独中两元,国安由商毅和南方两次扳平,最终90分钟2比2,一直打到点球大战,国安才以8比7胜出,保住了颜面。

  现在,当年打德比的商毅和谢朝阳经常出现在BTV6说球了,宫磊则经常在央视讲解,杨璞和南方都在搞青少年的足球培养工作,徐云龙和邵佳一还在场上踢球,在北京球迷心中的地位一如当年的曹限东。

  除了徐云龙和邵佳一之外,在北京北控燕京队里,还有两个人踢过义赛“北京德比”,一个是门将董雷,一个是老将王存。

  2000年,在中甲坚持了2年的北京宽利降级了。曹限东当主教练,在中乙又挣扎了两个赛季后,最终的决赛还是没冲上来。后来球队坚持不下去,就卖给了天津。现在的北控队实际上是以2001年的北京全运队那批人为班底的。

  老帅洪元硕在1997年将宽利队交给张志诚后,被北京市足球协会安排了一个工作,就是组建代表北京参加2001年广州全运会的北京队。那支队里有现在的北控核心路姜、一度进过国家队的张帅等等。

  洪元硕带着这支来自北京数个青少年单位输送的球员组成的球队,在全运会上一路过关,最后只输给了大连、辽宁和沈阳三支中甲球队组建的有孙继海和郝海东的辽宁队,但是他们击败了当时青训非常好的八一,最后拿到了第五名,这也是北京在21世纪四届全运会最好的名次。

  不过,比赛结束后,这支球队的球员就散了,投资了这支球队3年,并资助小球队打了乙级联赛两年的的龙力公司希望带着小球员们打中乙冲甲,而小球员们都想去甲A梯队或者自谋出路,没人想跟着穷不拉几的龙力一起混中乙。结果最后闹到北京市体育局,这支队的球员就散的散,走的走。

  龙力将球队卖给了一家叫做燕捷圣的电力设备安装公司,在其老板张忠强的大力支持下,开始打中乙,直到2005年才冲甲成功,然后就是宏登转让给了八喜,八喜又变成了现在的北控。当年这支北京九运队中的佼佼者就是路姜和张帅,只不过他们俩较为幸运,都是国安梯队输送的,所以全运会结束了就回了国安,没有像队友们一样颠沛流离,受到冲击。有趣的是,在若干年转了一圈后,路姜又回到了这支九运会根上长起来的树上,成为了北控的中场核心,不得不说是造化弄人,只不过他当年的九运队队友们已经不在了。

  董雷一直是宽利的主力门将,他参加了那两次德比义赛,而左脚将王存是在2000年才转会进的北京宽利。2000年的那次德比,王存并没有首发,是替补上去打的边后卫。而眼下,79年出生、和徐云龙同岁的王存也是36岁的老将了。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0025-9987
    技术支持:幸运飞艇     ICP备案编号:ICP备998765479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