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引领人们走向和平

发布时间:2018-10-01

  今年八月,中国青少年飞盘选手出征加拿大,第一次亮相世界青少年极限飞盘锦标赛(WorldJuniorUltimateChampionships,简称WJUC),这是一场面向所有14至20岁的极限飞盘选手举办的单性别赛事,前两届分别于波兰、意大利举行,每届均有20多个国家参与。

  中国的两支队伍主要由上海几所国际学校的学生组成。赛前他们通过了层层选拔,并坚持训练,不断磨合,为比赛做足准备。这个夏天他们备受关注与支持,为WJUC的赛场带去了一抹明媚的红。

  在美国,体育教育被视为“生存教育”,其中包含了意志力教育,协作教育,以及规则教育。体育活动不仅使学生保持体能,同时也为孩子创造吃苦和尝试失败的机会,锻炼他们在团队中的合作能力和领导能力。因此,美国教育十分看重体育,体育特长甚至能成为申请学校时的优势。

  美国学生从小学开始就可以接触到非常丰富的体育课程,除了足球,篮球,排球等耳熟能详的团体体育项目之外,还有一项较为“年轻”的运动以它独特的精神与规则吸引了无数美国学生,现如今,在中国也有一群热爱它的青少年玩家,这项运动被称为,极限飞盘(UltimateFrisbee,也可简称为Ultimate)。

  极限飞盘诞生于1968年美国新泽西州的哥伦比亚高中,由一群高中生创立,是一项严格要求无身体碰撞的对抗型竞技运动。这一项融合了橄榄球、足球和篮球等运动特点的团队运动一经创立便迅速发展,到今天,全球约有七百万名飞盘玩家,分布在八十多个国家。

  极限飞盘的规则类似足球,由两支队伍在带有得分区域的场地上进行7v7的比赛(平时比赛人数弹性较大,可以是5V5,6V6,7V7,有多种形式,可以单性别比赛,也可以男女混合比赛,且男女比例也可按两队情况决定),一方进攻,一方防守,通过在各自得分区内接住飞盘来得分。

  玩家在持盘时不得走动,但可以以一只脚为轴心转动身体,将盘传给其他场上队友,当飞盘落地,出界,被对手拦截或玩家持盘超过10秒时,盘权转换,防守方转为进攻。极限飞盘必须尊重“飞盘精神”,比赛中没有裁判,参赛者有责任维护比赛的公平性。

  飞盘精神极限飞盘最大的特色就是,这是一项不需要裁判,只依靠“飞盘精神”来维持其公平性的竞技运动。选手自己在场上进行裁决,若有争议提出双方共同讨论解决。比赛中允许激烈竞争,但都以运动员之间相互尊重,理解并认同规则为前提。参赛者必须杜绝一切违背“飞盘精神”的行为,如嘲讽对手,危险攻击,或故意犯规。这个重要因素化解了很多赛场上的矛盾。

  在许多公开赛事中,会以队伍互评的方式选出最具有飞盘精神的队伍或玩家,给予奖励。并且在每场比赛结束后,两支队伍会围成一个“spiritcircle(精神圈)”来总结刚刚的比赛,互相助威呐喊,在某些情况下还会授予对方个人精神奖。

  ”spiritcircle飞盘比赛中,场上选手自行裁决犯规与否,这项规则需要每一位选手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极高的参与感促使选手们塑造自主,善于倾听与协商等优良品格。许多学校运用这项有趣的运动来弘扬良好的体育精神,帮助参与者提升解决冲突的技巧。

  当足球世界杯里反复上演假摔,拉扯,推搡等有违体育精神的剧情时,极限飞盘像一股清流,它似乎真正做到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飞盘比赛中常见选手为了避免冲撞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或在一分结束后竞争对手之间相互击掌。

  比赛暂停,场上选手协商争议,达成一致结识一生的朋友大部分飞盘玩家都很享受成为这个独特集体的一员。队员们通常需要花上大量时间一起训练,磨合,互相学习。强大的凝聚力让一支队伍融合成一个家庭,许多人因此结交了一生的好友。就连对手之间的互动也因独特的飞盘精神而充满了友好的气息。

  极限飞盘适合任何一个有兴趣尝试新事物的人,它所需的装备很少且不贵,有时只需一片飞盘和一块空地就可以玩。它简单易学,孩子们在体育课上学到的技能可以很好地与之结合在一起,帮助他们快速掌握这项运动。

  世界青少年极限飞盘锦标赛随着极限飞盘在中国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中国青少年选择将飞盘作为自己的课余爱好。国内许多国际学校先后成立了自己的飞盘队伍,不少传统公立学校也随之加入。

  极限飞盘能改变世界?作为极限飞盘的铁粉一枚,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为青少年飞盘锦标赛的成功举办送上贺词并评价道:“ifanysportcanchangetheworld,it’sgoingtobeUltimate(如果有运动能改变世界,那一定是极限飞盘)”。

  这句评论不禁让人想起前不久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报道,标题为《极限飞盘可以拯救世界吗?》。文章讲述了一群人在中东举办UltimatePeace极限飞盘夏令营,希望能通过这项运动的理念来改变人们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引领人们走向和平。

  的确,在一个没有裁判的赛场上,运动员能实现自我监督,通过协商解决争议,完全依赖于诚实与自律,懂得信任与尊重的美好品格,而这样的品格正是帮助人们化解各种矛盾与争端的关键。

  纽约时报文章《极限飞盘可以拯救世界吗?》这一小片塑料是否真的能改变世界我们不得而知,但它确实改变了许多青少年的内心世界,使他们成长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Esther:体育教育和学术教育同等重要率领两支中国队出征WJUC的Esther阿聪,是现任中国极限飞盘协会竞赛部部长,也是逐本书院教育发展中心主任。在中国飞盘普及最迅猛的几年里,她做出了非常杰出的贡献,与她的对话让我们更进一步地了解了爱飞盘的青少年们。

  DS:这次参加WJUC的中国队伍主要是由哪些成员组成?是怎样的选拔机制?请谈谈您对组织中国队参加这次比赛的感受。

  Esther:队员大多来自于国际学校的在校生,少数已经毕业且在美加留学。均是代表个人参赛。我们今年1月份在上海举办了选拔集训营,邀请各地的队员前来竞技。这是我第二次负责组织中国国家队,第一次是u24(24岁以下,以中国大学在校生为主),两次世锦赛都是中国第一次出队参加。

  对于孩子们来说,面对高水平的国际队伍,不管是实力水平还是心理素质,都有很多需要去学习和提高。对于组织者来说,参赛的选手年龄越低,责任和挑战就越大。不过看到孩子们都很积极的面对挑战,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情况下依旧选择不懈战斗,我感到非常欣慰。这次也有许多的队员家长到现场支持,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Esther:上海已开设飞盘课程或者有拥有飞盘队伍的学校已有将近20所,全国各地也有许多高中生飞盘队伍。有部分学校会邀请教练参与,引入系统的训练计划。

  Esther:运动意识在国内这些年不断加深,运动防护显得非常重要。平时的训练其实对比赛预防受伤有很重要的作用。训练里除了基本功练习、战术性训练,还应该多增加一些肌肉力量性的练习。不管是平时训练还是参加比赛,热身和拉伸都是非常重要的。

  Esther:飞盘现阶段在国内还是小众运动,除了在户外露天会偶尔看到有人玩以外,高校的社团和队伍是很好的接触飞盘途径。每年都有全国范围的高中生、大学生联赛,给青少年提供了很好的交流竞技平台。

  DS:作为国内飞盘运动普及的主力,同样也是国际教育工作者,您认为飞盘运动对青少年成长有什么影响?

  Esther:从奥林匹克竞技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发达国家的体育人才来自于平民大众,他们从小就开始接触各类运动,运动几乎是每个人的生活习惯。我认为体育教育和学术教育在塑造人才方面同等重要。

  极限飞盘作为21世纪普及最快、最受欢迎的新潮运动,它的许多特点对于青少年培养来说都很有好处。比如,极限飞盘运动是自我裁判的团队竞技项目,与其他竞技不同,比赛中出现争议需要运动员之间相互沟通和解决。这就需要队员们敢于表达自己的想法建议,尊重并理解他们,同时拥有非常自觉的体育精神,这些都是教育者非常重视的品质。

  极限飞盘运动也是鼓励男女同场竞技的体育项目,混合性别的比赛至少是4:3的男女性别比例,也有很强的社交属性。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顶思”,作者詹维斯。原标题《加拿大总理实名推荐:这项运动能改变世界,正走近更多中国校园》。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0025-9987
    技术支持:幸运飞艇     ICP备案编号:ICP备998765479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