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凭借足球特长和优异成绩

发布时间:2018-04-30

  “啪”得一声,电视机前,11岁的俞金泓和小伙伴击掌欢呼。恰逢全国青少年足球夏令营浙江选拔,虽然高强度的体能测试辛苦,但因为教练批准可以看一回球赛直播,孩子直呼“开心得不得了”。

  俞金泓,是诸暨次坞镇红旗完小足球队一员。要不是校队5月踢进了省比赛,他的优秀就难以被更多人发现,最后也不会获得争取绍兴仅有的2个名额的机会。

  只有9人。这支从乡村小学“踢”出来球队组队4年,连续3届获得省中小学校园足球联赛一等奖,是众人口中的“黑马”。

  足球,究竟能带来什么样的快乐?从这群乡村孩子的故事里,记者好像找到了答案。

  红旗完小是“全国足球特色学校”,地处偏僻的农村。从诸暨火车站驱车高速公路,半个多小时后才能到达。作为镇上人数最小的学校,全校只有88个人,6个班,一栋教学楼。

  今年省中小学校园足球联赛小组晋级赛上,参赛要求每队至少8人,红旗完小只多出了一个。高榆松、李可翔、李八郎、丁佳龙、俞金泓、楼寒瑜、楼恒硕、郦哲斌、俞基伟——五六年级唯有的9个男孩组成的甲组足球队获了一等奖,创造了校队史上最好成绩。

  “学校里多是留守儿童的,随着农村人口的不断外迁,生源变少,校园活力也越来越弱。” 校长俞畅和感慨,课余没有条件培养兴趣爱好,平常又缺少父母的关心,村里的学生实在缺乏自信的底气。

  为了丰富孩子生活,2014年,足球队成军。“学生兴趣大,每次只要喊踢球,操场就全是人。”教练吕春云记得最初的日子:欢笑、汗水、还有煤渣地上受的伤。

  其实,操场本不是球场,那是前任校长照着世界杯的场地比例自己画的,两个球门是他自己掏钱买的。球场也本不是人工草坪,那时的泥地雨天积水、晴天扬灰,老师们就拉来两大拖拉机的煤渣,自己铺地。

  简陋的条件,挡不住踢球的热情。男孩们原本爱赖床,但现在每天早上6点之前,全员自觉学校集合练习。冬天,常常是7点多全校学生晨练时,满地银霜早被“踢”的精光。学校买不起十几万的“足球墙”,大家就把空余教室的课桌搬空,对着墙壁练踢球,瓷砖都踢出好几道裂缝。

  踢球受伤更是常事。砂石有时候会嵌进伤口,愈合后留下“黑点”,小小男子汉们却扑闪着晶晶亮的眼睛,强调这是“荣誉的象征”。

  成绩不会辜负勤奋的人。第二年,校队就代表绍兴“踢”进了省赛。“原本大家还小瞧球队的‘名不见经传’,没想到那次比赛我们5:0大败对手,得到了对方的敬佩。”吕春云说。

  如今,小小的足球,早已成为全校师生大大的荣誉。不管高低年级,男男女女个个都会颠几个球;走廊上,贴得满满都是各年级学生绿茵场上的掠影;专门腾出的“校园活动室”里,满满都是奖状、奖杯、书籍等等和足球相关的种种……

  每每足球小子“出征”,全校学生总会举着小彩旗,欢送与迎接球队大巴车的离开和归来。他们说:“球队是我们的骄傲呀!”

  孩子对足球的热爱、执着,和发自内心的喜悦,深深影响着周围的每一个人。虽然父母不在身边,学习条件欠佳,但红旗完小的足球小子们收获了踢球的乐趣,也收获了满满的爱。

  贵州,是甲组球队队长高榆松的老家。小时候,他跟着打工的父母来到诸暨。两年前,全家打算回老家发展,但他舍不得足球和一起拼搏的伙伴。最终,父母被打动了。

  现在,高榆松常常一个人在出租屋住,煮饭、洗衣自己干,独立又自主:“爸爸在贵州。妈妈在杭州打工,隔几天回来看我,第二天再离开。”因为住得离学校远,教练们也常常开车去接他晨练。

  下半年,凭借足球特长和优异成绩,高榆松将成为市里学校的特招生。“暨阳初中要走很久很久的路才能到。”眼前的“小大人”有些为离开校球队悲伤,但那个山外面的学校将会点亮他足球梦的未来。

  郦柯帆是学校乙组足球队一员。因为在球场上的反应灵敏、动作潇洒、身体素质好,他被校内外教练一直认为是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可妈妈看着孩子身上每天都多出一处伤,心里别提有多心疼。同时,她也担心孩子原本不错的成绩会被踢球影响。

  “爸爸在外打工不方便,妈妈就找到校长,要求孩子退队。”在郦柯帆不得已暂停训练的大半个学期里,吕春云深深记得他左右为难的样子。“一开始,他会一个人默默站在一旁看我们踢球,最后也许是太难过了,就开始谎称身体不舒服不来学校。成绩也掉到了班级末尾。”为了和家长说明足球对孩子的意义,老师们一次次上门沟通。

  不久前,郦柯帆笑盈盈地找到吕春云:“妈妈让我踢球了!”奔跑的球场上,笑容和自信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

  和郦柯帆的母亲一样,许许多多的家长逐渐从不解和反对,变成理解和支持:尽管生活拮据,每次寒暑假训练,家长仍轮流送来水果、饮料;绍兴、上海、广西……每一次外出比赛,总有“父母团”甘愿做球队的后勤、拉拉队;孩子受伤无法参赛,他们就陪着孩子在观众席呐喊……

  为了全力支持球队,学校仅有的12个老师中,4人兼职做教练。比赛耽误了文化课,其他老师就一起加班,帮着孩子们补习。有人家里买不起球衣球鞋,老师们就自己掏钱置办。吕春云和另一位教练吕科良的妻子,本来都在市里教书,为支持各自的丈夫,她们也先后调入红旗完小。

  俞畅和告诉记者,学校曾经一度难以负担孩子们上省里比赛开销,就有热心网友开启众筹;最近,又有当地企业家捐赠6万元支持学校足球发展。诸暨、绍兴教育局也多次为学校送来了足球等器材用品,解决了足球场地和经费等问题,把煤渣场地变成人造草坪足球场。

  “半路出家”的吕春云之前是数学教师。为了尽快进入足球教练角色,他看电视、上网、外出学习,恶补知识。打开他手写的几本厚厚的“教学手册”,每隔几页就会出现一个词——“tikitaka”。

  tikitaka是一种国际常用的足球战术。曼城、巴萨等知名球队都曾使用。梅西等巴萨队球员更是借此战术屡屡上演“帽子戏法”,精妙绝伦。

  足球,不是一个人的表演。团结,才是关键。“tikitaka的足球风格讲究与人一起配合传球而不是一个人带球控球,这种理念尤其适用体质不够强壮的乡村孩子。”

  郦哲斌是校队的唯一后卫。一次赛前热身中,手腕受伤。为了顾全大局,不影响球队,他隐瞒疼痛,咬牙打完了上午、下午两场比赛。最后打了一个多月石膏。

  李八郎是守门员。从接触守门,到今年5月参加第九届省中小学校园足球联赛总决赛,总共才花了五个月的时间。他不是天赋球员,能站在赛场上,凭的是比别人更多的汗水。

  同一场球赛,球队最终因为多人负伤,乏人替补,遗憾惜别。队员们抹着眼泪说:伤心不是因为输球,只是因为对不起教练的付出,也没有机会争取冠军,送给队长高榆松做毕业礼物。

  坚韧与拼搏、团结与友爱、开朗与自信。没有让每一个给予关爱的人失望。红旗完小足球队的小将们,在呵护中努力成长。

  临近期末,离别的感伤萦绕在校园。因为学校人数连年减少,现役队员又将纷纷毕业,缺乏人员补充的足球队可能维持不了多久了。

  “快乐足球不讲究输赢。组不了队,球还是能踢的嘛。”俞畅和承诺,只要红旗完小还在,足球课就不会停。

  “如果红旗完小的学生可以有人能够成为国青、国少的球员,这辈子就甘心了!”吕春云最近又收到了许多大学校的高薪邀请。可是他不想离开。“多一个教练,这些村里的孩子就多一个希望。”

  阿根廷名将梅西说:“直到遇到足球,我的人生彻底改变。我记得我第一个足球的样子,在我心里他就像一颗糖果”;

  翻开学校制作的《共享阳光,快乐足球——红旗完小拓展校本教材》:“五人制足球……那是社会最底层穷人孩子的唯一娱乐……一批批风华绝代的球星横空出世:贝利、加林查、肯佩斯,还有马拉多纳。”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0025-9987
    技术支持:幸运飞艇     ICP备案编号:ICP备998765479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